新城市更新時代的文化復興——2018規劃年會學術對話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mjchyo.live 2018/12/4 6:51:17 來源: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字體: 打印本頁
    2018年11月25日,由清控人居遺產院、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城市更新學術委員會聯合承辦的2018中國城市規劃年會學術對話八“新城市更新時代的文化復興”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二層新聞發布A廳舉行。
    學術對話由學會歷史文化名城規劃學委會副秘書長、北京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助理、遺產中心主任、教授級高工霍曉衛主持。
    霍曉衛指出,城市更新與文化復興不是新話題,更新與擴張是城市發展的兩面。但今天我們談城市更新基于當下中國城市進入存量時代的當口,談文化復興基于中華民族復興與建立文化自信的歷史時機,二者就具有重要而不同的意義。因為是面向存量與傳承發力,城市更新與文化復興關系密不可分,并且都與本次年會主題共享與品質非常相關,城市更新與文化復興必須由存量和傳承的利益相關群體共謀共建共享,品質提升也是城市更新和文化復興的目的所在。今天的對話圍繞著以下核心展開:當下城市更新面臨的背景、任務、挑戰的特點是什么?實現共享與品質的城市更新應該采取怎樣的途徑,難點與要點是什么?
    學會理事、學會歷史文化名城規劃學委會副主任委員、清華大學張杰教授任本次對話的學術召集人。來自規劃學界和業界的代表共約300人共同參與了本次對話。與會嘉賓圍繞著文化復興在城市更新中的作用,城市更新的路徑,城市更新的藝術、文化與生活介入視角,以及城市更新對傳統的尊重等話題展開了熱烈的討論。對話分為上下兩個半場,每場主題發言及評論兩大板塊,形成了如下主要觀點和建議。
    北京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歷史文化名城所所長張弓作為話題發起人指出,我國正處在中國城市更新與文化復興的重要機遇期。
    通過對歐美以及我國在城市更新理論和實踐領域的研究,張弓提出,過去以房地產帶動的城市更新,雖然實現了我國老城居住品質、交通、市政、安全等條件一定程度的改善,但也造成了山水環境的破壞、歷史文化的損害、社區鄰里的割裂等問題。
    隨著國家政策導向向“盤活存量”、“記得住鄉愁”、“轉變城市發展方式”的轉變,傳統房地產進入“下半場”,城投公司在文化導向的城市更新中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以及城市更新主體、目標呈現多元化趨勢,文化復興將逐漸成為城市更新的一道主菜。這些年來清華同衡主導的福州三坊七巷、晉江五店市、南京老門東、景德鎮陶溪川等城市更新項目正是這一趨勢的體現。
    在這一過程中,文化是“起搏器”還是“副產品”?更新的動力與機制有什么新意?新時期城市更新的路徑和策略究竟有什么不同?文化與藝術、生活與產業,是否會成為城市更新介入的新視角?如何在城市更新中實現對傳統的尊重,解決好新與舊、破與立、形與魂的問題?這些都值得我們深入探討。
    學會理事、學會歷史文化名城規劃學委會副主任委員、清華大學張杰教授指出,我們不應該只關注試點性的、高大上的高雅文化,還應該關注滲透到日常生活之中的文化與文化復興。
    過去的二三十年,是經濟發展的特殊時期,資本壟斷的邏輯對我們城市和生活空間造成了扭曲,生活的文化受到沖擊,弱勢需求被忽視;大規模的投資、快速的城鎮化、大尺度的城市結構,造成了城市問題。因此,應該轉向日常生活,進行城市織補。
    城市更新的本質是產業及其就業人群的改變,也是城市更新的根本推動力。文化創意產業正逐漸成為經濟的重要引擎,創意人群將成為下一個重要的市場導向方向。我國不同地區經濟產業結構、規模區別較大,發展基礎和機遇不同,因此,應理性審視創意經濟和文化消費。
    政府層面應該考慮如何建構文化復興的大戰略。不僅要留意高大上的文化復興,還要關注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基礎內容,二者之間的互補和帶動,是我們未來城市文化復興真正的源泉和動力。
    學會理事、學會城市規劃歷史與理論學委會主任委員、東南大學建筑學院董衛教授指出,城市更新,本質上是人的進步和發展。城市化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城市更新的最大推動力,如何滿足作為文化創造者的城市人口在城市生活中的需求,是城市更新要重點考慮的問題。
    董衛認為,遺產保護與城市更新的關聯,是進行城市更新的制度創新、理論創新、規劃創新的重要切入點。中國的遺產保護與城市更新發展正面臨著一個很好的創新機遇。例如,我國很多國家級古都歷史文化軸都具有唯一性,應與其所在地中心城市聯動發展,把歷史文化資源跟城市更新有機的結合起來。
    同時,董衛還指出,只談保護不談發展,將導致保護規劃無法落實。若城市中的大遺址區能夠作為發展空間,用于鄉村文化服務設施和花園城市建設,將可實現遺產保護與城市發展的雙贏。
    廣州市城市規劃協會潘安會長從風貌傳承與文化復興的角度介紹了廣州的城市更新經驗。他指出,自古多元融合的市井文化就是廣州的文化根基,具有極強的地方生命力。因此,廣州文化的復興需要通過一體化統籌的方式促進文化的多元融合。以永慶坊街區更新為例,通過植入全新的粵劇博物館,作為街區文化“造血”的心臟,承接傳統市井生活,從而實現舊城復興。
    潘安還指出,建筑是傳遞城市歷史信息的主體。廣州涉及建筑保護的概念眾多,有“歷史建筑”、“文物保護單位”、“傳統風貌建筑”及各種保護區等;應當推行地區規劃師制度,將眾多保護概念進行整合,統一管理。并通過由居民、街道、人大、政協、專家、運營商、媒體等構成的共同締造委員會統一行動,從而促進地區的文化復興。
    學會城市更新學委會副主任委員、上海交通大學設計學院王林教授結合“遺產保護、文化復興、城市更新”的內涵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她指出,文化是貫穿城市更新的核心,而舊城更新中的遺產保護和生態保護都體現了對歷史文化的尊重。王林進一步以上海的M50廠房更新改造為例指出,城市更新需要走保護和發展相結合的道路,保護并不是否定文化和商業。城市更新不僅需要情懷,還需要多元主體,需要有情懷的開發商,需要文化藝術;要讓歷史在當下活的更好,以創新的思維,使保護和發展更好的融合。
    學會城市更新學委會委員、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總規劃師、教授級高工潘麗珍指出,改革開放40年,城市發展轉向品質提升和內涵式更新的階段。通過對城市結構和功能的調整、城市環境的綜合治理、設施的提升、景觀的塑造,不斷完善城市功能,從而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成為城市發展的核心任務。當今社會,文化遺產在國家戰略層面得到空前重視,在推進城市更新的過程中,注重遺產保護已成為廣泛共識。因此,如何平衡保護與發展之間的關系,成為新的背景下需要深入探討的問題。
    潘麗珍指出,保護不會阻礙城市的更新,反而會成為城市更新的一個動力。遺產可以成為城市亮點,促進城市的更新,帶動城市發展。城市更新需要系統引領和規劃管控。城市更新是系統工程,應整體考慮,下層規劃應與系統規劃相銜接,既要提出剛性管控要求,又要解決當下的問題,還應為未來的文化發展預留空間。
    最后,她總結道,歷史地段的保護更新,核心在于協調多元主體的利益糾紛;需要因地制宜,其中公眾參與、制度設計和運營模式的創新最為關鍵。
    學會理事、學會城市更新學委會主任委員、東南大學建筑學院陽建強教授指出,當下的文化復興處在一個新的時期,同意張杰教授提到的“歷史是大眾創造”的觀點,在我們日常生活里,除了精英式的、經典的歷史文化街區,還有大量非保護類的一般性街區,這些街區與群眾的生活緊密相連,針對這些街區的保護,需要進一步去研究、探討。
    另外,董衛老師倡導的以文化為導向的城市更新觀點非常好,城市更新與文化復興是不可割裂的,應進行整體考慮,只有建立好關聯,才能處理好這些問題。
    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副院長趙力教授認為藝術家是城市更新中身份非常特殊的人群,單一的藝術家主體是不可能創造藝術園區的。對于798或M50等藝術園區來說,藝術家的進場和退場恰恰反映了這種多主體、多角色參與的城市更新過程。
    我們所談的文化,不僅僅是文化本身,還有文化力量,即文化的轉換能力。因此,文化遺產是保護和發展的問題,也是如何進行文化資源轉化的能力問題。我們能通過多主體參與的方式,把觀念性的認識與轉換能力、模式探索結合起來,形成共同的方向,實現真正接地氣和真正意義上的發展。
    杭州市運河綜合保護開發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高小輝分享了在大運河的綜合保護工作中有幾點體會:首先,文脈的延續應占據城市更新的首要位置。以大運河為例,世界文化遺產是聯合申報的,在總共2500公里的大運河中,真正的世界遺產只有1010公里,遺產要素85個,真正能為國際認可的世界遺產并不多。因此,需要更加注重城市網絡中的文脈延續。其次是“人、城市和產業”之間的互動的關系。城市的發展有其基本規律;而人的更新包括既有人口和導入人口,城市更新既要尊重既有人口的合法利益,也要尊重導入人口的基本生活需求;產業的更新則需要圍繞城市功能和人基本的需求,使城市、人、產業三者找到平衡點。最后,城市有機更新需要不斷完善體制和機制。在城市的核心區內必須要有一些城市功能或者能夠帶動城市發展的引領性項目,需要有情懷的企業來帶動、來研究、來發展。
    學會理事、學會城市更新學委會主任委員、東南大學建筑學院陽建強教授認為,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與利用首先需要充分認識城市發展規律,基于歷史城市的核心價值建立起保護與更新之間的關聯;進而全面正確的理解城市更新,采取恰當的方式進行城市更新與修補,通過提升功能品質實現活力的不斷提升。
    陽建強指出,當前需要不斷拓展歷史街區的保護、利用與更新規劃的思路,建立起一套基于價值導向的歷史街區保護利用體系,從而提升歷史街區保護規劃的科學性,最終實現歷史街區的文化傳承、復興與可持續發展。
    最后,陽建強總結道,進入新城市更新時代,歷史文化街區是歷史文化名城、名鎮保護與實踐中矛盾最為突出的地方,是保護與建設性破壞兩種力量較量的主戰場,而歷史街區的保護與更新,除了擔負維持傳統風貌、傳統格局的責任之外,還應當延續集體記憶、改善人居環境、提高空間品質以切實傳承歷史文化。
    杭州市運河綜合保護開發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高小輝表示,作為杭州市城市建設“十大工程”之一的運河(杭州段)綜合整治與保護開發建設項目能夠有序穩步推進,與設置完備的機構運作機制、實施機制,制定明確和清晰的思路及目標是密不可分的。
    高小輝在介紹了大運河(杭州段)兩岸城市更新與發展所取得的成就和相關經驗的同時,著重闡述了中國大運河文化帶杭州段建設的設想,他指出這一設想在以運河綜合保護工程為抓手的前提下,通過對河道及兩岸歷史及自然環境的有效提升和改善,不斷推進老城的保護與利用。
    高小輝還結合運河集團現階段正在進行的“大運河新城保護與開發”項目,進一步闡述了城北地區如何通過構建起“一帶、一軸、一心、一島、五區、多組團”的空間布局,實現美麗運河、魅力杭州的發展目標。
    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副院長趙力教授認為,新時代城市更新下的文化復興,需要加入了“藝術復興”、“文藝復興”這一維度的思考,從而豐富新城市更新時代下的“復興”內涵與外延。
    趙力指出,“文化旅游”的概念已經逐漸成為當今中國社會的全體共識。隨著文化聚集地點的明確,文化地標(文化主流地)逐漸形成,各類美術館、博物館等重要的文化設施成為重要的風向標。他還認為,“內容+場景”的共同營造是打造文化中心的重要環節,當下能夠滿足觀眾需要與美育體驗的“內容”仍是非常稀缺的資源,只有讓觀眾產生良好的互動及體驗交流,“內容”才能實現很好的效果。
    同時,趙力還強調,藝術家需要俯下身去,結合當下社會整體發展需,求踏踏實實做好美育工作,只有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形成各方面融合才能找到自己的出路。
    清控遺產DIBO聯盟秘書長、高級工程師劉巖主要分享“從規劃到落地”全過程的實踐經驗。他指出:從規劃到落地是個需要不斷完善配套機制體制的復雜過程。遺產地或者歷史城區的更新項目,往往面臨上位規劃與實際需求錯位、相關設計缺乏法定身份等問題。因此,相關規劃的落地是文化和政治、文化和資本博弈的復雜過程,需要明確人為干預是否能夠給城市帶來長效的可持續發展。
    新城市更新時代,城市發展的基本驅動力在不斷變化,逐漸從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在這一過程中文化逐漸成為引領地區發展的重要的一環。同時,城市經營方式的變化也使得文化在房地產向金融資產的轉型中得到了難得的“喘息之機”。
    基于上述背景,劉巖著重介紹了DIBO在規劃落地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他提出,通過DIBO的方式,將常規模式的規劃逐漸轉變為“拉框架,定規矩,做實施”;在這一過程中規劃師的工作也從“做項目”轉變為“做事情”,從而實現從策劃到運營的跨專業合作。
    最后,劉巖總結道,從規劃到落地并沒有想象中的復雜,它需要每一位規劃師在碰到這么一個時機的時候能夠站出來引導,守住遺產觀,行以致知,勇于探索。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本土設計中心任祖華主任通過介紹一系列本土設計實踐方案,闡述了他對“織補城市”的看法。他指出,以資本主導的大規模城市建設時期,在給城市和人民的生活帶來非常大幫助的同時,也給城市留下了許多的傷疤;城市織補就是解決城市在快速發展期所造成的:城市界面風貌不連續、城市建筑空間缺乏文化、城市公共空間缺乏活力、建筑遺產保護與利用不佳等問題。
    隨后,任祖華通過昆山市民文化廣場、青島博物館改建工程、前門H地塊、西安大華1935、?隍T樓老街2號地塊改造等案例,詳細的介紹了整合破碎的城市界面,提高空間品質;修補斷裂城市肌理,延續城市文脈;打通封閉公共區域,活化開放空間;以及保留重要建筑遺產,注入時代活力等城市織補的方法。
    基于以上案例的介紹,任祖華強調,城市織補不僅是對空間的織補,同時還是對生活的重塑,只有不斷深化“以人為本”的理念,才能塑造出人民切實需要的高品質日常生活空間。
    上海交通大學設計學院、學會城市更新學委會副主任委員王林教授點評,非常感謝能有機會在這里參加一場由藝術家、開發商、規劃師、建筑師共同參與的精彩對話。在座的每一個身份的專家、老師都是城市更新與遺產保護所不可或缺的、有情懷的一份子。為了使情懷能夠更好的落地,需要我們每一位從業者跳出專業束縛,共謀城市更新的大局。未來的城市更新,需要擴展出更多元、跨專業的人才來加入更新的事業,共同努力、共同進步。
    廣州市城市規劃協會潘安會長以“永慶坊”為案例,談社會資本介入歷史遺產的態度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來看,民營企業介入是社會的一個進步。民營企業介入城市更新與遺產保護首先有兩個事情必須且要提前做:一個是策劃,一個是算帳。
    雖然民營企業介入有利于更新項目的推進,但也不能盲目樂觀。需要精心挑選“有良心”的開發商,更多的從文化的角度出發考慮問題。將文化遺產的保護與人民生活質量提升的需求相結合,使文化遺產保護的受益者歸于本土。由此,服務本土的新功能引入是民營企業介入文化遺產保護與復興后應特別予以重視的關鍵點。
    學會城市更新學委會委員、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總規劃師、教授級高工潘麗珍認為城市更新著重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要改善城市的環境;其中最重要的還是城市空間的塑造。更多的運用文化的元素來營造一個場所,用場所來連接空間和文化,是塑造空間的關鍵手段。城市更新,無論是新空間的場所塑造還是傳統空間的提升,都應該樹立用織補的方式和手段設計空間的意識,從而使空間能夠為更多人所用。
    學會理事、學會城市更新學委會主任委員、東南大學陽建強教授針對“商業運營和文化生態”提出一些建議與希望。無論城市更新還是街區保護,都會涉及到后期運營的問題,而運營是離不開客觀市場規律的。盡管如此,如果只強調為運營而運營,破壞了文化生態,那么后期運營也會受到相應的影響。例如有些地區只注重發展商業,過多的商業引入反而沖淡了他原來的文化生活形態的延續,這是極不可取的。運營本身沒有什么錯,但市場同時需要政府的介入和約束。
    學會理事、學會城市規劃歷史與理論學委會主任委員、東南大學建筑學院董衛教授認為,大運河不應該是一條所謂的線性遺產,引入西方的觀念,中國的大運河遺產應該是一個非常密集的文化網絡。應當把當地的鄉鎮、市場關聯起來,構建文化社會的網絡系統。
    要從歷史發展的角度看待大運河遺產的價值,歷史的延續才是大運河的活力所在。因此,應該將大運河這個文化的概念跟城市的發展目標結合起來,將大運河看做城市城市更新很重要的區域,合理保護與利用運河沿線工業遺產、近代設施,活化運河沿線村莊,充分結合遺產的保護與城市更新。
    學會理事、學會歷史文化名城規劃學委會副主任委員、清華大學張杰教授指出:本次論壇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重新認識城市更新與文化復興的機會。未來,該領域多方力量的介入不僅會形成城市更新與文化復興的新的推動力,還將為更好的調整政府在城市更新中所扮演的角色提供機會,最終形成政府主導,廣泛參與的良好態勢。
    最后,本次新城市時代的文化復興高端專家對談主席霍曉衛博士進行總結,他指出,感謝今天所有嘉賓的分享與思想碰撞。通過今天的對談,一方面我們更清楚地認識到新城市更新時代文化復興的特殊性與重要性,要重視對日常生活文化的復興,帶給文化更寬廣的視野,文化資源是動力、文化力與文化心臟的共識強調了文化資源對城市更新的強大賦能屬性,另一方面也能看到當下各地城市更新實踐中的多元主體、多元專業積極主導與參與城市更新百花齊放的狀況。城鄉規劃師的傳統任務是“制訂規矩做出控制、指出問題點明方向”,面向新城市更新時代的挑戰,規劃師群體應該感到壓力。為今之計,城鄉規劃師應該秉承守住本心、廣泛團結、知行合一、積極創新的原則,從事上磨,切實提升城鄉環境品質,參與構筑文化自信與民族復興,不辜負這個偉大的時代。
 
版權所有: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京ICP備11016107號-1 中文域名: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急速赛车几点不稳